新聞及觀點

NEWS and VIEWS

新聞

NEWS

觀點

VIEWS

返回上一級
新聞

NEWS

小米南飛武漢,“遷都”南京,逃離北京的小米在怕什麽?

小米跑了,這基本是最近朋友圈最熱門的話題,作爲中國互聯網企業的重要代表,小米從2010年創業,到2018年上市,用短短八年不到的時間,構建起了中國互聯網的神話,也和百度、京東一道成爲了中國互聯網新經濟企業在北京的一張名片,然而小米真的跑了?

一、小米真的跑了?

根據《每日經濟新聞》的報道,10月12日,一份小米集團《搬遷員工相關福利政策》在網絡上流傳。文件顯示,在2019年3月底前從北京遷往武漢、南京的員工,將獲得不小的獎勵,包括基本工資不變、3萬元搬遷福利費、不受當地限購政策影響可立即購房等等。

根據上述文件的說法,員工可通過郵件自主申請搬遷。北京小米員工搬遷到武漢、南京之後,將享受到與原有同樣的基本工資,並繼續按原有的餐補標准進行發放。在搬遷時,小米還將提供15天酒店住宿補貼,標准爲400元/天。同時還有3萬元的搬遷福利費,此福利並非一次性發放,而是在12個月內分批完成,且領取了搬遷福利費的員工必須在新工作地服務滿2年。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小米在住房方面開出的條件可謂“誘人”。小米稱,向當地政府申請了一批人才公寓,搬遷員工可根據個人實際情況就行申請,其中武漢的人才公寓租金爲1000元/套,南京人才公寓租金爲2000-3000元/套。同時,從北京搬遷到武漢、南京的小米員工,不受當地限購政策,可以立即獲得購房資格。小米還將與當地有實力的開發商洽談合作事宜,爭取以優惠的價格購入。

2017年6月,小米即開始了建設湖北總部的步伐,與武漢市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同年11月18日,小米、金山、順爲在光谷金融港B24棟舉辦入駐辦公儀式。今年6月份,小米科技、金山軟件、順爲資本與武漢市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小米武漢總部正式揭牌。據雷帝觸網報道,截止今年7月,武漢光谷已落地了小米、金山、順爲第二總部,以及小米産業基金、西山居、金山辦公等一系列項目,員工規模已超過600人。位于光谷金融港的小米武漢總部辦公點,今年將有近千名員工,約七成是從武漢本土招納。目前,小米武漢總部大樓正在加緊籌建。

今年7月19日,小米香港上市10天後,雷軍在前往武漢高新區進行答謝時曾表示,小米武漢總部“是以萬人規模來規劃和思考的”,並將“以研發爲核心”。

二、逃離北京的小米在怕什麽?

一般情況下根據總部經濟學的觀點,企業總部選在什麽地方,代表著企業對于業務發展需求的需要,爲什麽大城市往往會成爲知名企業的總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大城市所擁有龐大的資源體量,中國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線城市之所以成爲一線最重要的就是其巨大的資源優勢,北京擁有政策、人力、資本等方面的巨大優勢,上海擁有金融、資本的強力支持,廣州是外貿和商業的集散地,深圳更是改革開放的一面窗口。

小米在北京五彩城的成功主要來源于北京最頂尖互聯網科技人才和資本的支持,然而,正如薛兆豐教授在其新書《薛兆豐經濟學講義》中的論述,所有的企業家其實都在充當中間人的角色,他在猜有沒有消費者願意爲他的經營活動買單,如果猜對了,他就賺錢,如果猜錯了,他就賠錢。

小米在創業初期選擇北京,最大的原因就是北京是一個最容易讓別人看到的地方,作爲中國的首都,作爲中國互聯網經濟最重要的中心之一,北京聚集了中國老牌的互聯網企業新浪、搜狐、網易,也有著中國新興的互聯網巨頭百度、京東,這些企業讓全中國都會把自己的目光盯在北京,這個時候把企業放到北京無疑會是一個非常正確的舉動,因爲這樣才能找到消費者爲小米的經營活動買單,無疑雷軍做對了,在北京的小米遠比它的老師在珠海的魅族做的更好。

但是,時間放到了現在,2018年的今天,小米已經在香港成功上市,無論是資本實力還是品牌聲量都已經達到了一個頂峰,這個時候當社會都已經認可小米的時候,小米也就不再完全需要在北京這個大家都能夠看得到的地方了。正像薛兆豐教授論述的那樣,企業的成本其實是由別人所決定的,北京作爲中國的首都,可謂是寸土寸金,在這裏雇傭一個員工所需要支付的潛在成本是一個極其高昂的費用,除了企業需要支付的貨幣成本之外,員工的通勤成本、時間成本,以及企業的運營成本,這都是實打實的的成本。

在小米還沒上市的時候,由于運營的資金都是來自于風險投資的金錢,相對而言使用起來的心理壓力並不太大,而上市之後,用投資人的錢的小米,就必須要認識到自己所支出的每一分錢,都要成爲財報上的數字,成爲支撐自己股價的關鍵,所以對于上市之後的小米,如何能夠保證財報數據的好看,這讓承諾硬件利潤不超過5%的小米來說,可謂是壓力不小,這才是小米怕了的事情。

去年開始,二線城市搶人大戰升溫,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除了在購房、落戶、創業等層面對人才提供優惠政策以外,對于企業的吸引力度同樣不容忽視。2016 年,武漢光谷即推出了引進企業的優惠措施,《楚天都市報》曾報道,長飛光纖光纜股份三年累計節省所得稅1.59億元。

這樣的誘惑力,即使是小米這樣的上市巨頭也都是難以忽視的事情,然而不僅是小米,無獨有偶華爲將手機制造基地遷往東莞,中興通訊將生産基地遷往河源,都是這樣的原因的。

對于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大一線城市來說,正如著名經濟學家熊彼特先生說的,一個城市的發展潛力是由這個城市的企業以及企業家所決定的,當一個城市由于居住、生活成本不斷上升,從而趕走城市的企業的時候,城市未來的根基也就有可能動搖,這才是城市最危險的事情。當年倫敦正因爲城市成本不斷上升讓企業不斷遷移,城市的年輕人不斷地被趕離城市,最終引發了嚴重的城市問題,這實在不能讓人小觑。

小米跑了,下一個會輪到誰?

作者:上遊財經專家顧問,財經專欄作家,財經評論員
返回上一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