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及觀點

NEWS and VIEWS

新聞

NEWS

觀點

VIEWS

返回上一級
觀點

VIEWS

國資委紛紛出手“救助”上市公司,背後到底有什麽原因?

A股接盤俠來了:國資委紛紛出手“救助”上市公司,背後到底有什麽原因?

這周末,關于多地國資委紛紛出手“救助”本地上市公司,其中僅深圳便斥資高達數百億元資金的消息刷屏了朋友圈。

10月13日,有媒體爆出,有可靠消息稱,“深圳市政府拿出500億發放委托貸款給上市公司,用于救助企業流動性,150億已經到賬深圳中小擔,100億高新投,並且還將接盤基金和債轉股基金,這一消息在昨天得到部分確認。

image.png

 

據悉,目前國資機構已與部分深圳當地上市公司展開合作,從債權和股權兩方面入手,爲上市公司提供資金。

1

接盤俠來了?

消息稱,深圳已設立了由市政府主要領導任組長,經貿信息委、財政委、國資委、金融辦等10個部門組成的專項工作小組,負責統籌協調化解上市公司控股股東股票質押風險事宜。目前改善上市公司流動性的“風險共濟”資金目前已經到位,政府出資的部分或高達數百億,首批逾20家獲“救助”企業也已敲定。

據了解,該政策下,深圳市政府通過其國資委下企業作爲管理機構,原則上不以控股爲目的,不做第一大股東,不改變實際控制人對上市公司的控制權;與實際控制人約定在一定期限內,參考市場價格,實際控制人贖回股票,實現退出。

據一名已與國資平台進行股權入資的上市公司董秘透露,市政府的行爲並非“做慈善”,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很多優質的上市公司價格非常便宜,對于國資機構而言,該方式還附加有一定的條件,其實算是一筆很“劃算”的買賣。

在條件上,國資平台會與上市公司股東方簽訂對賭協議,如公司業績不能達到要求,可向交易對象申請股權或現金賠償。而債權方式主要是爲公司解決股權質押風險,除了固定的利息收入外,如後續公司股價上漲,國資平台將再分走增值部分的三成收益。

另外,上市公司還需要滿足以下條件:

• 第一,必須是在深圳市工商登記注冊的實體經濟領域優質A股上市公司,包括高新技術企業以及戰略性新興産業、優勢傳統産業和現代供應鏈等領域的上市公司。

• 第二,上市公司應生産經營狀況良好,具有較好發展前景。

• 第三,實際控制人無重大違法違規和重大失信記錄。

事實上,在方案出台之前,深圳市國資已經有過出手案例。

今年8月份,深圳市國資委旗下的遠致投資受讓饒陸華持有的科陸電子1.52億股股份(約占公司總股本的10.78%),成爲科陸電子第二大股東,大大緩解了科陸電子控股股東的流動性壓力。此外,今年5月份以來,怡亞通、英飛拓、夢網集團、英唐智控等也先後宣布獲深圳國資入股。

而除了深圳國資,其他地方的國資近期也有了大動作。

今年來,國資接盤民企的案例明顯增多。其中,10月初,福建省國資委對合力泰預計32億元大手筆收購格外引人注意,特別是價格方面,相較于停牌前的5.61元收盤價,收購溢價約22%。必康股份也是一則突出案例,延安國資旗下的鼎源投資有意受讓新沂必康超50%股權,若上述交易最終完成,延安市政府將成爲必康股份的實際控制人,延安也由此實現上市公司“零”的曆史性突破。

有統計顯示,有50家民營上市公司宣布獲得國有資本入股接盤,僅9月份至今,已有超過14家公司披露了大股東向國資轉讓股權的意向。

image.png

 

(圖片來源:網絡)

值得注意是,10月12日,證監會發布了一份最新問題解答,對《上市公司發行股份購買資産同時募集配套資金的相關問題與解答》進行了修訂。

其中最具重磅意義的一條修訂是:允許上市公司募集配套資金部分用于補充上市公司和標的資産流動資金、償還債務。其中該部分用途的比例不應超過交易作價的25%;或者不超過募集配套資金總額的50%。

這意思很明確,及時給上市公司“松綁”並購重組融資用途以緩解資金困境,另一方面,也是爲了近期地方國資委出手“救助”上市公司鋪平了政策道路。

2

A股股權質押的雷有多大?

雖然目前A股接連下跌,上證指數和深證成指分別在今年內跌幅超過了20%、30%,但這依然沒有對上市公司股權質押行爲造成過多抑制作用。

截至10月12日,滬深兩市共有3526家公司均有不同程度的股權質押,累積質押比例超過70%的上市公司共計16家,超過50%的有139家。 其中,市場質押股數6361.86億股, 市場質押股數占總股本9.93%,市場質押市值爲49060.51億元,市場質押股數比例仍在快速攀升趨勢通道。並且,從重要股東股權質押狀況來看,將近2成已達平倉線,1成處于預警線與平倉線之間。

image.png

 

上市公司的大股東質押股數5947.11億股,占所持股份比6.88%,大股東未平倉總市值10716.24億元, 大股東疑似觸及平倉市值29695.89億元。

image.png

 

(圖片來源:wind)

從股權質押公司的行業分布看,計算機應用、房地産開發及化學制品行業的質押市值規模位居前列。其中,計算機應用和房地産行業質押市值規模接近3000億、化學制品、互聯網傳媒以及專用設備也均超過1000億元。

image.png

 

在2013年以前,股票質押業務主要集中在場外質押(銀行和信托等爲主體)。但2013年開放場內質押以後,以券商爲渠道的場內股權質押成爲了主要方式。據華創證券研報顯示,2018年H1,場內股權質押規模新增4164.73億元,是場外質押規模的9.6倍。這意味著,如果上市公司發生股權質押爆倉事件,券商機構將是承擔風險最大的主體。

image.png

 

另一方面,根據過去五年股權質押情況統計,未來兩年是公司股權質押解押的集中時間窗口,2018年下半年股權質押到期規模爲1.03萬億元,2019年及20年到期規模分別爲1.29萬億元、5643億元。

image.png

 

屋漏更逢連夜月,在解押規模最大的未來這一年,恰恰又是中國經濟下行形勢最爲嚴峻,同時導致股市很可能繼續下跌的時間窗口,這對于高質押比例及非常接近平倉警戒線的上市公司來說,如果未來仍沒能有效解決資金困難問題的政策或轉機,那將是一個不敢想象至暗時期。

3

股權質押已成爲券商“燙手山芋”

9月26日,中信建投公告一口氣披露五起關于股權質押踩雷的仲裁事項公告的新聞驚動了財經圈。

據悉,中信建投涉及的四筆股權質押業務出現了逾期,涉及金額高達11億元,但截至目前仍有超10億元的本金加利息未償還。而涉事上市公司爲印紀傳媒,該公司在經曆了股東套現、業績變臉、股份凍結之後,股價從最高點26.22元跌至目前的3元左右,看來這筆資金大概率追回無望了。

而中信建投並非因股權質押踩雷而遭殃的券商,例如近期的樂視網、長生生物等公司的股權質押問題同樣炸得多家券商外焦裏嫩。據不完全統計,8月至今,已經有西南證券、東興證券、華鑫證券、華安證券、中信建投和銀河證券等多家券商發布了股權質押訴訟公告,涉及金額逾30億元。

另外,據不完全統計,9月以來累計已有華錄百納、雛鷹農牧、華誼嘉信等逾20家上市公司披露了股東質押股份觸及平倉線等相關風險提示公告,已多家上市公司出現股東所持股份遭遇平倉導致被動減持。這意味著,有了大量前車之鑒,這一部分的上市公司也可能面臨著券商的果斷止損操作。

券商對股權質押業務從此前趨之如骛已變成紛紛避之不及,有不少的券商都選擇暫停了股權質押業務,或對質押標的標准和條件一提再提,比如負債過高的行業如地産行業的股票和某些保險系手中的股票融資業務不再接受,甚至還有業內傳聞的上市公司質押‘黑名單’事件。”

另有消息稱,有券商股權質押業務已提出,融資額不能超過上市公司總市值的1%和質押率不超過三成的規定,最終融資額按照上述兩個條件的最低值執行。

4

政府出手“救助”上市公司的背後

上市公司股價跌成目前的慘狀,竟然到了連券商都避之不及,如今淪爲政府出手“救助”的窘迫境地,上市公司爲何淪爲這種地步,這到底是誰的錯?

從2014年以來,股權質押業務也井噴式上升,其中2015年是股權質押規模增量達到頂峰,其質押市值49302億元同比增長高達91%。截止目前,A股市場仍有超3500家公司參與了股權質押業務。在這短短一年多的全面牛市時期,大多上市公司以及一級、二級市場的投資者甚至選擇配資融資加杠杆去炒股,上市公司也千方百計出各種收購兼並重組的利好新聞,最終導致股價泡沫急劇放大,A股有大量上市公司的股價飙漲超過5倍甚至10倍以上,即使是最普通的也一般也有兩三倍。

image.png

 

在這種情況下,大股東選擇在進行股權質押,券商也敢在這個時候接受如此高泡沫的股權質押業務,最終導致股災之後股權質押頻頻爆倉的惡果。

在分析人士看來,參與在其中每一個角色,上市公司,投資者,券商等都有錯,因爲他們無視價值風險,共同催發了股市泡沫,也應該承受泡沫破滅導致的結果。

有網友表示,“時至今日的中國證券市場,並不完全因爲什麽所謂的貿易戰,所謂的宏觀經濟,准確的說時至今日,仍然是那場2014-2015年大泡沫和股災的後遺症的延續。”這觀點確實很對。

另外,據中金公司9月底發布的一份研報指出:今年以來,公司屬性發生變動的49家企業中,民企占比高達 89%。其中民企屬性轉爲國企的有26家,占53%。民企轉爲國企的26家公司中,同樣是來自機械(23%)、化工(12%)、TMT(24%) 領域的企業偏多,環保企業(8%)也不在少數。

現在,隨著成功案例的不斷增多,越來越多地方政府開始介入“救助”上市公司,並且提供的資金規模不斷增大。

有人認爲,國資此時進場接收上市公司股權,是種”趁火打劫”的行爲,吃相有點難看。因爲從此前幾輪並購看,政府在選擇標的企業時也有相關的條件要求,專挑好的公司。

但事實上,這觀點存在一些謬論。

據有關資料顯示,今年以來,國內A股市場上市公司大股東簽署股權轉讓協議共有近160起,截至9月27日,只有24家將部分股權轉讓國企,僅占涉及股權轉讓企業市值的18.7%左右,不足A股市值的0.1%。另據媒體公開報道,今年前7個月,境內上市公司實施並購重組2377單、交易金額1.36萬億元。其中,民營企業共發生並購1835單,交易金額9795.45億元,交易數量和交易金額占比分別爲77.20%、71.76%。

可見,國資介入的規模實際上遠比市場認爲的小,並不能說明在是大幅”趁火打劫”的行爲。

而上述24家公司在這兩天股價大跌之前,其跌幅就已在30%以上,其中有8家股價此前跌幅就累計超過50%。這些民營企業在自身資産大幅折損的同時,不僅面臨股權質押、強制清倉的直接風險,而且面臨資不抵債、拖欠銀行貸款等連帶的深層隱患。國資平台適時介入,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值得稱贊的舉措。可以及時幫助民企緩解債務壓力、化解股權質押風險,又可使企業補充資金、擴大再生産,確保社會財富免遭更大損失。

返回上一級